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昭阳 > 文章归档 > 2010年08月
2010年08月27日 22:32

男不搭女,女不理男 (旧文, 曽载于“嘉源闲话”)

在外漂游十多年,总算回到美国;住在曾经熟悉的一个小镇上。窗外有开阔的天空,茂密的树林。环境无可挑剔,尤其在春天和秋天。但是,没出一两个月,我就感觉极不对头。

一个城市,或一个国家,究竟哪儿好,哪儿不好;是否真的适合人类居住?这个问题的答案,其实很细腻,很微妙,就像讨论什么才是真正的爱情。我们时代的经济专家们,大抵偏爱刚性的指标;比如人均收入,人均教育,居住面积,绿化面积,等等。这些数字排列,对...

阅读全文>>
2010年08月27日 22:27

郊区之渴 (旧文,曽载于“嘉源闲话”)

世界大战胜利结束。几百万美国大兵乘船从快要炸成废墟的旧大陆返回他们的家乡:那片大体上完好无损的新大陆。丘吉尔说,一道铁幕,切断了欧洲。与此同时,在华盛顿的美国联邦政府房屋署,还有退伍军人事务署,他们一道为战后回乡军人的生活作了规划。基本上,联邦政府决定为大约一千一百万座将要兴建的单家单户郊区小房子提供按揭补贴。在当时,这些按揭的月费,居然低于一般城市里一套普通公寓的月租。毫无疑问,相当一部分这些小...

阅读全文>>
2010年08月25日 23:31

希望

零三年秋天,默多克先生访问中国。七八天的日程,排得很满。有一项重要活动,是在中央党校做讲演。准确的题目,我已记不太清楚;好像是“文化作为品牌和产业”。讲台下面,几百位老师学生,目光炯炯,神情肃穆;他们对媒体大亨的所有想法,表现出强烈的关注。我正膝危坐于默多克先生身后,担任全程翻译。

那次经历,在我断续而且卑微的翻译生涯中,算是小小的一个高峰。从此以后,我可以坦然向任何人交出一份横七竖八的履历表...

阅读全文>>
2010年08月25日 23:27

我爱我

在某些特定的场合,我觉得自己成功地“打入”了西方文化。我身边的女伴有薄薄的金髪,天蓝色的眼睛。我二十多岁,不懂得爱情;但是能辨识旁人目光里的羡慕和惊诧;尤其在烟熏缭绕的唐人街上,那些缄默然而机警的中国老乡,眼神犹如一把把钝锈的菜刀,指向我摇晃的后脑勺和轻狂的下巴。卡特琳偎在身旁,浑然不觉。她由衷地赞叹着窗后挂的油鸡和烤鸭。

这女人比我大五岁;她爱好中国菜和东方文化。那年冬天,我放弃了华尔街的薪...

阅读全文>>
2010年08月25日 23:24

与汝携亡

一. 我不是特别能够适应高原的气候。站在“那罗巴学院”正中央大院子里,觉得口干舌燥,头昏目眩。这里是落基山脚,丹佛市往北一百多公里,海拔大约两千;雪山层叠,天空深蓝。

录取办公室里,摆满了各种跟藏佛教相关联的物件: 鲜艳的唐卡,雪山狮子旗,等等。不知为何,气氛僵硬。或许,我不该探问关于学院创办人的私生活丑闻。触到这个话题,老太太脸孔紧绷,显出戒备和不耐。不论如何,她还是送了我一沓子装潢精美的材料;然...

阅读全文>>
2010年08月25日 23:20

英特耐雄纳尔

一. 他的前妻,两个女儿,两个儿子,都先他而死;被毒杀,处决,流放失踪,或精神失常而病殁。已近六十岁的老先生,和他三十年的妻子,在花草繁盛的墨西哥城柯亚坎区,度过了生命的最后几年。他仍旧思路敏捷,文笔犀利。在深夜,孤独而漫长的零散片刻,他怀疑自己;一个支撑了他大半生的遥远信念,慢慢开始动摇,破裂。他考虑自我了断。但是还有妻子,还有离散在法国,纠缠于寄养院和繁杂法律陷阱中的年幼孙儿。为了一生的完整,...
阅读全文>>